南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城里要有房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南宁信息港

导读

1    “冯三这人很奇怪。”一个工友告诉我。  其实他不告诉我,我也知道,冯三是个不合群的人。我一直想找他谈谈,但除了上班时间,很少看到他

1    “冯三这人很奇怪。”一个工友告诉我。  其实他不告诉我,我也知道,冯三是个不合群的人。我一直想找他谈谈,但除了上班时间,很少看到他的影子。  工友说:“他下了班后还有另一个工作。”  我是在北大桥看到他的,他骑着三轮摩托车拉客,那是晚上十点多。他搓着手,跺着脚,懂得满脸通红,可是没有客人。  我走过去,我说:“你怎么会在这儿?天不冷吗?不能耽误明天工作。”  他嘿嘿地笑,一直说着:“不耽误工作,不耽误工作。”  我想我必须和他谈谈了,就在今天晚上。因为不只一个人跟我反应冯三上班时间投机取巧,总偷着打瞌睡;车间主任也说,这小伙子干起活来毛手毛脚的,总出差错。  现在我明白了原因。  我说:“冯三,你拉我一次吧!”  冯三停下了搓手和跺脚的动作,问:“拉你?回厂吗?”  我坐到了三轮摩托车里,说:“去你家!”  冯三再问什么时,我摆了摆手,制止了他说话。我用命令的口气说:“不要问为什么,我就是去看看你,到你家做客。”  冯三是个老实人,很快把我拉到了他家。  说是他的家,其实是租的一套房子,在很漂亮的一个小区里,是个楼房。而且还可以说有点豪华。两室一厅,有洗手间,有洗衣机、电冰箱。  这个农村来的小伙子让我惊讶,还有点生气,他一个月两千多块钱的工资竟然租这样的房子。  我说:“冯三,你们都是工人,没必要住的这么豪华,工厂宿舍也不错的。”  冯三挠着头皮,嘿嘿地笑,不说话。  冯三用一次性杯给我端过来一杯水,旁边是个净水器。  我看了看冯三的房间布置和用具,和普通的城镇家庭并无二样。我有点生气。的确,我管不了他的生活,但是他是我朝夕相处的员工,我不能让他这样虚荣下去。  我说:“冯三,咱们赚钱都不容易,省着点花,听说你的女儿一岁半了?”  一提起女儿,冯三很兴奋。他说:“对啊!我女儿每天都盼着我回家。我跟她说了,等天暖和了就接她到城里来住,住楼房。看着没?”他一边仰着脸看着天花板,一边说:“这是我们的家,城里的家。”  我没有说什么,我想这也许是他每天做两个工作的原因吧,每月支付高昂的房租。  我问:“为什么不和工友住?这样会显得不合群的。”  他还是嘿嘿地笑,说:“工厂的房子不是自己的。一大群人挤在里面那根本不是自己的家。”  我很奇怪他为什么非要在城里租个自己单独的房子。主要是没有必要,工厂里有免费员工宿舍。  我问他:“不是自己的房子怎么了?在厂里一样住。你租个房子,而且那么大的一套房子,房住你也租不起。  冯三还是笑,不过他脸上带着坚毅,他说:“经理,要想成为城里人,起码得有个住的地方吧?连个自己的房子都没有,这不是跟盖楼用的模板那样一直悬在半空吗?”  为什么非得成为城里人呢?我想问他,但是我发现我今天一直在多管闲事。我不问了。  要回厂时,冯三肯求我,希望替我保住这个秘密,他说:“别人知道晚上可以用三轮摩托车赚钱就都干这一行了,市场饱和,那我这钱就不好赚了。”  我心想,谁还会和你似的这样赚钱不要命?  我说:“行,行,给你保守秘密。”  2  冯三和一个工友打起来了。那个工人叫嚷着跑到了我办公室,他说:“冯三要杀人了!”  冯三举着铁锨跑了进来,说些脏话,非要和那个人拼了不可。  我从没有见过冯三生这么大的气,估计是那个工人太过分了。我说:“冯三,你给我放下铁掀,想出人命啊!”  冯三放下了铁锨,可是那人刚从我身后出来,冯三举起来就打,差点拍在那人脑袋上。  我很生气,我说:“冯三,你怎么回事?”  冯三说:“他说我老婆死了!”  那个工友争辩说:“我看着你拿你老婆照片在哭!怪不得不在宿舍住呢?原来是想老婆了。”  这句话更激怒了冯三。冯三两眼瞪着他,但始终没有说话。  我没想到是这种原因惹怒了冯三。的确,冯三有点不合群,而且暴躁;古怪,但这个工人说话也太不负责任了。我批评了那个工人一顿。  我对冯三说:“这点小事,算了吧!都是同事!”  冯三不依不饶,非要工友给他道歉。  那个工人却不识时务,梗着脖子说:“凭什么给他打道歉?怪人一个。”  我瞪了那个工人一眼,使了个眼色。  那个工人心不在焉地道了歉,这件事才算平了。  但是之后,很多无聊的工人就拿他取笑,说:“冯三,你老婆死了。”  冯三从不吱声,自从他追着工友到我办公室后他再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话。  我开始为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担心,尽管他只是我的一个工人。我决定再这个机会和他谈谈。直到有一天出事了。  那天中午,正是吃饭时候,几个工人又拿他开玩笑,一个说:“冯三,你老婆死了!”一个说:“冯三,晚上一个人在被窝哭吧?”  “我的个大美人呢?”那个说话的人做着搞怪的动作,模仿冯三的声音说。大家一起起哄。  就是那个时候,冯三一铁锨拍在了那位工友头上,血涌了出来。  我得知这个事情时,有工人已经报了警,一辆警车把冯三带走了。  其实没多大事,花了点钱把他弄了出来。但是,这次很多人都来找我,一致要求我把冯三开除。没有办法,我只好将冯三除了名。  我去了冯三家里,等到夜里十二点他才回来。他说:“经理,你怎么现在来了?”  我反问说:“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冯三说:“多拉了几个人,这个月的房租就要凑够一半了。”  我有点生气了,他太虚荣了,他爱面子了,为了住上楼房,过上所谓的城里人生活,现在过得这么辛苦。  我说:“非得住楼房么?找个便宜点的地方也可以住啊!”  他给了我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根。  他居然会抽烟了,看他笨拙地抽烟,呛的直咳嗽,他一定有什么心事。  我说:“冯三,有什么困难和我说。你知道,我开除了你是迫不得已的,你完全可以再找一份工作。”  冯三抽着烟,呛得直咳嗽。冯三说:“不找了,开三轮摩托车赚钱快点。”他突然抬起头来,说:“过段时间,我把女儿接来。可那样开销就大了,我怕,我怕付不起房租了。”  我拍了拍冯三的肩膀,说:“你没有必要住这么大的房子,另一间可以租给别人。这样你可以节省点开支。”  冯三不同意,他说:“租给别人这就不算个家了。将来我要住一间,女儿一间。”他很兴奋地讲着未来的事。  我想起来工友说的事,特意扫了一眼,在客厅确实有他妻子的照片,但是那是个敏感话题,我还是不问的好。  我说:“冯三,你保重,其实在这座城里你有没有房子,都是这个城市的市民,只要你为这个城市做出了贡献。”  冯三看了我一眼,把烟头掐灭,说:“你是城里人,是不会理解一个外来者那种飘忽不定的感觉的。”  我有些惊讶冯三说出这句话来。但是我想,也许每个到这所城市的人都有这个想法吧!只是他们渐渐忘却了他们刚来时的梦想。  3  冯三给我打电话,我感到很意外,因为他很少和人主动联系的,更不用说打电话了。但是的确是冯三,他很激动,而且听起来还有些紧张。  冯三说:“我女儿马上要来了,我准备回老家把她接来,让她过城里人的生活。”  我感觉心里酸酸的。冯三有些固执。但是我不能把想法说出来,我得支持他。我说:“那太好了,让女儿来吧!把你妻子也接来,一起过城里人的生活。”  冯三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久以后才听到他的声音:“能帮我联系个幼儿园吗?我会一辈子报答你的。”  我吃了一惊,他从不求人的,现在却让我帮这么大的忙。虽然同情他,但我不是很情愿实质性地帮他。  他又说:“经理,您就帮这个忙吧!我可以给你当牛做马。”  我说:“你女儿不是刚一岁多吗?还不到幼儿园的年龄。”  “城里的孩子都上托儿所,我可不能让女儿输在起跑线上。我还要让女儿像城里孩子那样学钢琴、学舞蹈。”  他在电话那边滔滔不绝,谈论着他设想好的美好未来。他叹了口气,说:“这个月的房租还差一百多呢。这可怎么办?”  我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小伙子的与人不同之处,可我也知道他的路很漫长。  我告诉冯三:“接女儿回来时给我打电话,我去火车站接他们。”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也许只是一种惯性吧。  4  过了好几天,我接到了冯三的电话。冯三说:“我们马上就要到了。”他很兴奋,近一段时间他都很兴奋。  冯三继续说:“我的女儿终于可以住上楼了!”这句话应该是自言自语,或者是和他女儿说话。  我挂了电话,让妻子准备好饭菜,我让他们一家人在我家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她女儿很可爱,也很聪明,见了我面就喊爷爷。我把礼物送给她,她说:“谢谢爷爷。”  我说:“冯三,你女儿真乖巧。”  冯三一脸的笑颜,连忙说:“是啊!是啊!这么乖巧的女儿能不住在城里的高楼大厦吗?”  他这句话说的不太和逻辑,我想说笑一下的,却到了家。  “爹,我们家的房子也这么大吗?进去也要脱鞋子吗?”冯三的女儿仰着脸,对冯三说。  “乖,比爷爷家的要大很多。”冯三说着,朝我们尴尬地笑了一下。  “那我们为什么不回自己家呢?”  “乖,爷爷奶奶喜欢你,咱们给爷爷奶奶磕了头就回家。”  冯三吃的饭不多,像是不好意思在我家吃饭。他说:“我们还是回去吧,也挺晚了,你们该休息了。”  妻子正在往他女儿的碗里夹菜,说:“今晚就让宝贝儿在这住着吧,你自己回去吧!”  小女孩儿不高兴了,说:“我不要在奶奶家住,我要回自己家住。”  可他们刚走不长时间,就回来了。冯三急急忙忙地把女儿推到我们屋里,说:“你们先照顾一下她,我去找钥匙,家里的钥匙丢了。这可怎么办?”  我刚要跟他说话,他已经跑下了楼。  冯三的女儿哭着,她趴在我妻子怀里哭。她说:“我们家的钥匙丢了,打不开门了,我们没有家了。”  我们要安慰她,却不知道怎么安慰。  小女孩继续哭,说:“我们没有家了,这个城里就不属于我们啦!我们无家可归了。”  小女孩继续哭,说:爹说,丢了钥匙我们就开不开房门了。我们进不去就没有家了。爷爷,我们现在是不是没有家了。”  我说:“不会的,还有爷爷奶奶呢。”  “可那不是我和爹的家。”  5  第二天中午,冯三才回来。他头发蓬乱,满脸是灰尘,一身的疲惫。他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我们劝不动。  冯三说:“钥匙丢了,我们没有家了!偌大的城市却没有我的家。”  我妻子也哭了起来,她说:“不会的,可以住我们这,也可以再租的,天无绝人之路。”  冯三很固执,一直嚷着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妻子说:“可以回家啊!漂到哪儿不都有你妻子在家里的牵挂吗?”  “不,她已经死了,我答应过她,要让我们的孩子住上楼,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我们安慰无济于事,手足无措了。他在讲他和他妻子的故事。他喝醉了。这个叫冯三的男人断断续续地讲他和妻子的故事。他们的故事很简单,只是一个诺言而已。  冯三说:“我们一起到城里打工,我们要成为城里人,我们拼命赚钱。她说,有了自己的房子才算在城里有了自己的家。”  冯三记住了妻子说的话,发誓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  冯三说:“老婆说了,租的也可以。也是我们的家”  冯三抬起头来,扭曲的脸对着我们,他说:“可我们当时连租房子的钱也没有。”  冯三的妻子劳累过度死去,临终前她告诉冯三:“要有自己的房子,让女儿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她死了。  冯三说完,已经流泪流满面。他显然喝酒了,满身的酒气。他在地板上睡着了。  醒来时,冯三清醒多了,他说:“不用担心我,找不到钥匙,我可以从头开始。”  早上很早冯三骑上他的三轮摩托车。他说:“先麻烦你们了,等赚够了钱我一定再租一套房子,和以前一模一样,我要让女儿过上真正城里人的生活。”  他骑着三轮摩托车消失在了繁华的都市,没有跟熟睡中的女儿打招呼。  突然,妻子尖叫了一声说:“我们这一群傻瓜,钥匙丢了,管房东要啊!房东一定有备用的。再配一把不就行了。”  我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脑袋,赶忙去给冯三打电话。 共 46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隐睾的术后护理方式
昆明癫痫好的研究院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