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兼职风水师 第一百一十六章:茅塞顿开

2020/02/15 来源:南宁信息港

导读

兼职风水师 第一百一十六章:茅塞顿开唐晨这么一说,吴老就明白了:“唐师傅的意思是,那块楼盘底下没有真龙脉?”“没错……”唐晨说道,

兼职风水师 第一百一十六章:茅塞顿开

唐晨这么一说,吴老就明白了:“唐师傅的意思是,那块楼盘底下没有真龙脉?”

“没错……”唐晨说道,“这么说吧,龙脉分干龙、支龙,大干龙结地为都市,小干龙结地为集镇,支龙为村庄。龙身气壮,人丁旺盛,龙身弱小,出人稀少

,故谓之‘山主人丁水主财’。比如向前有一尖耸高峰,可称为笔峰,若遇上格龙入首作穴,即出人尊贵,向上笔峰可称为宰相笔,主生杀之权柄;中格龙作穴,出人聪秀,向上之笔峰可称作秀才笔,作家等,文章传世;下格龙作穴,即出人卑贱,笔峰可称作阴阳画笔等,诀曰:‘富贵须从龙身看,祸福再向砂水断’。那楼盘下面没有真气脉,外表却具备了龙脉的特征,所以是一个假龙。”

“假龙?”吴老愣住了,“怎么就没有真气脉呢?”

唐晨笑道:“世界就是这么奇妙,徒具其型,没有内里的地形多了去,这也不算什么了。”

吴老叹气道:“难道真的不能在那开商场吗?”

“也不一定……”唐晨认真地说道,“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过得几十年,谁知道真龙脉不会转移到那楼盘下面呢?”

“还有这等说法?”吴老一愣,不敢置信地说道。

“当然了,要不天下富人一直是富人,穷人一直是穷人,世界就乱套了。”唐晨笑道,“富不过三代,穷也不过三代啊!”

吴老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的模样,恰在此时,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不要客气……额……”吴老的话音还没落,林超和唐晨已经不客气地吃起来了。

“还真的不客气啊?”吴老无奈地笑了笑,手上的筷子也停在了半空。

唐晨和林超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既然是你想请我看风水,总该有点表示吧?今日这顿饭,就当做报酬好了。既然是报酬,哪里有客气的道理?

吴老食不知味地吃了一口菜,试探性地问道:“那我该不该在那楼盘投资呢?”

唐晨停下了筷箸,很认真地说道:“我之前说了,那个楼盘是中平之地,不会大赚,但也不会亏。做生意能做到不亏,怎么衡量是你的事了。”

吴老茅塞顿开:“好,那就投入下去!”

唐晨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饿着肚子,谁帮你做事?

等到吃了七成饱,唐晨才一边吃着菜,一边缓缓地说道:“龙脉蜿行伸展,就好像大树的生长,有主干和分枝的区别,在枝梢开花结果处,就是穴场融结之地。所谓一个星辰一节龙,龙来长短定枯荣。节数多时富贵久,一代风光一节龙。所以大干大枝有大结作,小干小枝有小融结。”

吴老一愣:“这又是怎么说?”

“这么说吧,笔直大道,相当于大干大枝,问题是雷(lei)州都建设这么多年了,好地方肯定给别人占完了。大干大枝大结作十分显而易见,其他风水师又不是瞎子,哪里还轮得到我们?”唐晨解释道。

吴老一愣,随即释然了:“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当然,龙脉不是一成不变的。三十年一小变,六十年一大变。假以时日,假龙变成真龙也未可得知。”唐晨的话语有点感慨,“多谢吴老这次的款待,饭菜确实好吃,我们也要回潘州了,就此告辞吧!”

林超此刻也吃完了,满意地拿了张纸巾抹了抹嘴巴:“多谢吴老!”

吴铸仁有点发愣:“唐师傅,现在才下午两点多,不用这么急吧?”

“吴老还有事?”唐晨一愣,他随意指点了一番,吃了他一顿饭菜,那就算是报酬了。可要是还指点的话,那就另外收费了。

果不其然,吴老尴尬地说道:“如果唐师傅有时间的话,我想请唐师傅帮我再看一个地方的风水……”他见唐晨有点皱眉,连忙说道:“刚刚听了唐师傅的指点,我茅塞顿开,还没给唐师傅红包呢,唐师傅这就走,是不是显得我太不会做了些?”

唐晨看了看林超,林超也明白唐晨的意思,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就去看看吧!”

既然林超都这么说了,唐晨也点了点头:“好吧,去看看。”

三人开着两辆车,来到了XS区的市中心,一个人流量非常多的十字路口。

“唐师傅,你觉得那个商场怎么样?”下了车,吴老就迫不及待地说道。

“商场?”唐晨看了看这十字路口,居然四面的马路上都是大广场。而广场上面,自然是商场。

林超一愣:“这里是雷(lei)州市最繁华的地段了吧?”

吴老也没有否认:“事实确是如此,唐师傅,你怎么看呢?”

唐晨看了看吴老指的那个商场,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这条路口的情况,然后说道:“这广场是百货商场的明堂,马路在这边形成了半环状,这是玉带环腰的风水格局。虽然这商场算得上是位于街口,但是它却十分明智的把大门开在小广场方向,这叫坐拥明堂,容纳生气。而且门前故意修了环形道路,更是增添了财运。按理来说,风水格局是不错的。但很奇怪,为什么商场的气场很微弱呢?这里明明是龙气融结成穴之地啊?”

吴老一愣:“唐师傅,你看出来了?”

唐晨收回望气术,不置可否地盯着吴老说道:“这商场是你的吧,吴老?”

“没错,这商场是我的,自从去年以来,生意就一落千丈,唉……”吴老仰面痛惜地说道,“这商场是我九十年代初盘下来的,经营多年,甚至比亲儿子的感情都要深。自从我退位,传给了我儿子以后,状况是一年比一年差。前三年还算可以,勉强回本。可从去年开始,进驻的商家大减,商场原本的货物也滞销了。可我看这人流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商业上的对手,也没有恶意攻击什么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是百思不得其解。机缘巧合,我认识了一个得道高僧,他跟我说,这是商场的气运散了,至于为何散了,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吴老说到这,看向了唐晨,似乎在等唐晨的判断。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