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亡灵阶梯 第626章 带走新娘

2020/01/16 来源:南宁信息港

导读

亡灵阶梯 第626章 带走新娘走了,居然走了,没搞错吧?心血呀,全白费了!看着拉加西离开的身影,程千寻抓着头发,欲哭无泪呀。她的失

亡灵阶梯 第626章 带走新娘

走了,居然走了,没搞错吧?心血呀,全白费了!看着拉加西离开的身影,程千寻抓着头发,欲哭无泪呀。

她的失望也许比神庙前的新娘更多,或者说,就她一个人失望了。那个新娘将羊皮裹裹紧后,好似哆嗦得不那么多了,如果能看得到的话,或许还能看到她脸上露出的微笑呢。

此时夜已深了,经过神庙的男人越来越少,十分钟也不来一个。哪怕再繁荣,也是五千年前,所有人还没有过夜生活的习惯,很多人家太阳一下山就睡觉。

侍女长回来了,微微喘着气道:“我亲自去问了,他说,他会帮新娘送饭送水的。”

这叫什么话,索性就找这个机会赖上了?程千寻气恼地问:“去告诉他,我现在就撤了人,然后找一个又老又丑的家伙过去。老大臣不知道还行不行,不行的话,财政大臣的傻儿子也可以。”

侍女长努力忍着笑,大约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有趣奇怪的事情:“也说了,但他说,一切全凭神的安排。”

程千寻顿时泄气,是她太封建古板,还是拉加西故意让她继续做下去?

看着已空无一人的神庙前面,一个年轻美丽的新娘还坐在那里,身后四个侍卫的架子依旧拉得很足。

好吧!程千寻一跺脚,转身走了。

新娘坐在神庙前很久了,月亮已偏西,也许今晚不会有人来了。她回头看了看,身后四个侍卫还在,如果他们明天依旧在的话,那男人还是不会来,那么她也许就赶不上她的婚礼了。

此时一个人影出现,是个留着胡子、个子中等的男人。只见他穿着的只有老年人或者异常富有人才会穿的全身长袍,肩膀上披着一块雪白柔软的羊皮,而且还盘着头。应该是远道而来的客商吧!

他走了过来,也不管那四个侍卫瞪着眼睛站在后面,手一伸。。。一枚发亮的银币落在了新娘的裙子上。

有人要她了,新娘又高兴又忐忑不安地站了起来。接下去不知道这个男人会怎么样的对待她,据说有些男人很粗暴。来之前所有的母亲都会提醒自己的女儿,尽量的温顺,讨得男人喜欢,也许他们就会轻一点、温柔一点。

这个男人一路往前走,最后走进了一家客栈。

此时客栈里的人都已经入睡了,只有掌柜的还披着羊皮坐在门口打瞌睡。

一看到客人来了,立即站起来,等到客人带来的女人进去后,大约看生意应该不会再有了,才关上了门。

这样的客栈一般一层是吃饭的地方,二三层才是住房,房间会被隔成一小间一小间的。

进入二层的房间,新娘看到男人等她进去后,将门关上后。浑身颤抖地往后退,一直退到了在墙角的地垫上,无路可退的才停下。

她按照她母亲教导的,跪了下来,揭开了蒙在头上的布,微微低着头,象个羔羊一般地道:“谢谢您选了我,我愿意象侍奉天神一般的侍奉您,请多关照我这个对神恭敬的新娘。”

把神灵扯进来,也许能奏效。没想到对方搓着双手,嘿嘿嘿地狞笑着:“不错,不错,长得可真好看。你那个老公可真有福气,但今晚你是我的了,来吧,亲一个!”

说完就扑了上去,紧紧抱着新娘,朝着脸色就来了一口。

新娘顿时愣住了,刚才还好好的,看上去也斯斯文文挺有修养的,怎么关上门后一眨眼的功夫就变了一个人?

“你,这。。。”她想推开,可碰到对方胸口的感觉有点不一样。。。怎么好软?对方披着羊皮,看不清身材,只能判断人瘦瘦的,高度一般。

没想到对方放开了她:“哎呀,怎么那么害羞。”

他走到旁边,拿起一个罐子,往杯子里倒了一点酒,端了过去:“来,喝下去。喝下去就不怕了!”

这个男人有点奇奇怪怪的,脸上露出的皮肤很好,一点都没有其他客商那样,皮肤被沙漠的风、灼热的太阳晒得乌黑、又粗糙。不但皮肤好,而且还很白。

但他也算是体贴,酒喝了也许能好一点。于是新娘就将酒杯里的酒全都喝了下去,颤颤巍巍地递还给了男人:“谢谢!”

“嗯,不客气,去那里躺着吧。”男人走回去到了酒罐子前倒酒。

新娘按照吩咐走向的草席,躺了下来。酒这个东西不错,她都感觉有点晕乎乎了。

程千寻转过身时,新娘已经躺在那里睡着了!她笑着将杯子放在旁边,这个世界药物奇缺,就那么一点埃及送来的安眠药,当然要省着点用。

她再将贴在下巴和嘴唇上的胡子贴贴好,等到明天新娘醒了,迷迷糊糊的应该不知道昨天到底那男人碰了没碰她。想想花了钱,又那么色眯眯的男人自然不会不碰的。

反正一个银币到手,也算是服侍过了。她会拿着银币去神庙交差,神庙祭司就会给她一些洒了神水的花、带着咒语的布囊香袋之类的东西,让她拿回去塞在新婚头一夜的地垫下面。等到拉加西和她在一起时,哈哈哈。。。

程千寻那个得意呀,什么狗屁祝福不祝福的,天上要是有神灵的话,也不是苏美尔的天神安努之流。这些祭司也够狠,哪怕四千多年后贵族才能拥有的第一夜权也变成了钱,流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帮这个熟睡的新娘盖上几条羊毛后,她出去后,轻轻合上门。外面凉,她将亚麻布也包裹在了头上,半夜三更的来做这个事情,希望拉加西能好好对待这个姑娘,找人打听过,这个姑娘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外面的空气感觉特别的清新怡人呀,程千寻感觉自己就象男人刚上了新娘那种心态,乐呵呀!

突然看到街边有个黑影,难道是自己派出去的探子?程千寻走了过去,说几句鼓励的话也好。如果是其他王的探子,那么更要好好聊聊。

那黑影看到她走进,也没躲,就站在那里。

程千寻走了过去,等靠近后才发现居然是拉加西。哈哈,程千寻顿时心中一乐,没想到拉加西也是砂锅炖肉类型,闷烧呀!

于是她故意低着头,拉低压粗嗓音:“小子,是看我玩了你的新娘吗?”

拉加西咬着牙,声音象是牙缝里逼出来的:“你应该是外来的客商,应该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的。她是在为了天神侍奉你,所以不要污蔑她。”

这小子本质一直不错,又能干又重情义。程千寻忍着笑,继续故意激怒拉加西:“也只有平原这些国家有那么可笑的规矩,看着自己未来的妻子被被的男人睡了,以后还可能生下我的孩子,你就感谢你的天神吧!”

拉加西终于发怒了,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襟。

这下程千寻不能淡定了,胸大也有烦恼,为了隐藏着高高的胸,她披上了羊皮,走路时还要微微弯着腰。这拉加西一抓,正好抓了个正着。

手感不对呀,拉加西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就听到对方原本被沙漠风吹得沙哑的嗓子,变得尖嫩了,并且带着几分愠怒:“摸够了吗,还不放手。”

拉加西触电一般地送开了手,只感到手指都快僵硬了。还没来得急跪下,对方转身,又用装出来的嗓音道:“走。”

程千寻一路走回了王宫,进了偏殿,就一把撩开了头顶披着的亚麻布,胡乱抓下了胡子,气得指着拉加西就骂:“你小子说你什么好!害得我变成了这样,帮你去保全你的老婆。”

拉加西跪了下来,低着个头:“女王,我。。。”

其实又能让他说些什么呢?原本这就是规定,拉加西不去也是应该;刚才咸猪手也是无心的。程千寻气顺了点:“给我回去,明天给我乖乖的迎娶新娘。不要让我再为你操心!”

“是,女王!”拉加西低着头站了起来,退了出去。

侍女长带着人端着水过来,程千寻开始洗漱。看着侍女长的嘴唇都憋成了一条细线,没个好气道:“要笑就笑吧,但不准传出去,否则全部割了舌头。”

“是,女王。”侍女长恭谨地点头,随后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

确实可乐,大臣不肯结婚,女王下死命令。女王又假扮男人把大臣的新娘给带走赐福去了。说给任何人听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程千寻也笑了,心想幸好袭胸的事情她们还不知道,否则笑得更乐呵了。

躺在地垫上,程千寻叹了口气。

侍女长到底是伺候人很多年的,于是贴心地问:“女王还是对拉加西大人的婚事担心?”

“是呀!”程千寻当然担心:“结婚行礼应该没问题,就怕到时他不碰新娘。这可怎么办?”

侍女长想了想后道:“可以问女祭司要点药来,据说一吃就见效。”

“什么药?”程千寻还以为是什么大力丸之类的:“拉加西没病。”

“不是的女王,是那种男人吃了就克制不住的药。”侍女长解释着。

“这好呀!”但想了想她摇头了,已经带走新娘还下药,现在又要给新郎下药,这也太胡闹了。

出去道德败坏的因素不说,吃了药谁知道有没有副作用,要优生优育呀。

盐城市大丰中医院
邓州市中心医院
治疗牛皮癣常德哪家医院好
惠州妇科医院哪里好
泰州白癜风治疗价格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