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取代LV集团总裁欧尚集团创始人晋升法国新首富“毕业”

2020/03/31 来源:南宁信息港

导读

叔父、蕾蕾从没见过面。他是爸爸的一个远门自家兄弟。听说他早年去当兵,出去了就再没回来。蕾蕾偶尔听奶奶说到过他,说他年轻的时候家里很穷,后来娶

叔父、蕾蕾从没见过面。他是爸爸的一个远门自家兄弟。听说他早年去当兵,出去了就再没回来。蕾蕾偶尔听奶奶说到过他,说他年轻的时候家里很穷,后来娶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现在一家人都在市上。
关于叔父,蕾蕾知道的就这么多。只是奶奶似乎总很关心他,说他人很忠厚。“忠厚就是笨吗?”蕾蕾问。“没你聪明了!”奶奶挡住她。那么,这个又忠厚又聪明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他谜一样留在了幼小的蕾蕾心里。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蕾蕾长成了大姑娘。灵秀的眼神里飘着自然的光彩,天之骄子又给她平添了几份神韵。叔父把她安排在自己的单位。今天她要去拜见他,蕾蕾特别的紧张。走进昏暗的客厅,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抬头看见了蕾蕾。转而又看见了她哥哥手里提的东西。“你拿这干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喝问。哥哥说不上话。叔婶看见了忙笑着过来,招呼他俩坐下。可是叔父的生气并没有停止:“你还当哥哥呢?怎么给妹妹带的头!你这是在给孩子教什么?”叔婶上前来给他倒了一杯水,希望能缓和一下空气,可是他还在说:“你一会走,把你的东西带上!你这不是糟蹋我来了,看不起我!”
这一连串的发问兄妹俩都回答不上来。叔婶在一旁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电视。蕾蕾觉得非常委屈。给人送礼,怎么还落下这样的责骂!她不知道后面哥哥向叔父汇报工作,都说了些什么,低着头,叔婶上来给她苹果和香蕉吃,她摇头显得很拘束。看着蕾蕾可怜的样子,叔父和叔婶都笑了。
工作对于蕾蕾显得特别简单。收费不是很忙,这个科室里也只有三个人,其它两个人负责具体业务。这天,叔父对她说,你没事了,去档案室帮忙吧!蕾蕾点头,因为有事总比无事可做要好。可是,她很快发现,这个档案室已经有二十年都没有整理过了。档案堆成了小山。档案室的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的嘴巴能说会道,干起工作来刚好相反。“所有的工作都是你的啦!你当局长叫你干什么来了!上大学学知识就是为用的,你好好干活!”她说。蕾蕾想转身离去,又开不了口。一段时间干下来,这年春节前,这个档案室因为工作突出,被提升为省三级档案室。蕾蕾怀孕了,早期的出血让她一筹莫展,可是,随着档案室科技档案的加入,主任又派给她更多的活。
“为什么别人都闲着,而我要不停地像牛马一样的干活呢?”蕾蕾心里非常不理解。可是主任不依不饶,要让她无条件完成任务,并且说工作上的事情和自己就没有关系。以前的怀孕早期出血已经让蕾蕾丢掉了一个孩子,这次,她已经不能再流产了。她不得不来到了叔父的面前。“为什么她不骂别人骂你呢?”听完蕾蕾的话叔父反问。这个蕾蕾不知道了,单位有很多没文化的人,从来都不会受到批评。不过,出于对孩子的怜悯,他还是让她暂时休息,并且提醒她说:“怀孕了要注意休息,心情舒畅加强营养。”
以前的工作还依然清闲,这天会计对她说:“我朋友租用账户,转来两万块钱,你帮我取出来。它本来就不是单位的钱。”蕾蕾知道,会计也是叔父安排来的,他是叔父女儿的一个同学。叔父一直把他当自己人看,自己来了以后在工作上也是听从他的安排。所以蕾蕾没有怀疑,开好了一张支票提出了钱。会计把钱拿在手里掂量掂量,似乎觉得这钱来得太容易了。他的笑容让蕾蕾觉察到了一种奇怪的东西。
丈夫出差回来的时候,蕾蕾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丈夫马上说“有问题”!可是问题到底在哪儿呢,他又说不上来。秋季里一个星期天,天气晴好,丈夫的姐姐打电话来,叫他俩去玩。蕾蕾见到了这位在银行工作的姐姐,她长他们十几岁,人非常精气。长长的山路在绿树丛中蜿蜒,清清的溪水流过发白的石头,哗哗的响。姐姐看着蕾蕾,眼睛里写满了喜欢。蕾蕾看着她,忽然想起了几天前发生过的那件事。有经验的姐姐马上告诉她:“危险!他要取钱你让他在支票上签字,让他自己到银行去取钱,这样银行监控就把他拍下来了。你签字取回钱来交给了他,他没有给你打条子,你们没有手续,过后这事就说不清了。你说是人家拿去了,有什么证据呢?”
蕾蕾恍然大悟。生活啊,看似平淡的表面,下面却是翻江倒海的波澜。她想起了叔父,大概只有他能帮助她。叔父听了蕾蕾的话,告诉她让他给打一个条子,并且叮咛她:“记住以后不管是谁,从账上拿钱都要打条子。”“关系熟,成天见面还要打条子?”“连我都要打条子。”蕾蕾一听忙摇头。叔父笑了说:“傻孩子,你不怕我赖账啊!”“不会的!”“那我不给你钱了,几千块钱你认啊?”“我愿意!”这最后一句话说得满屋子人都笑了。亲情,它是一种潜意识的保护。
会计给她打了一个条子以后不久又把钱还到了账上。之后的会议上,蕾蕾听出叔父对机关整顿的力度加大了,其中给一部分人还敲了警钟。但是,规矩的依然规矩,胆大的还是胆大。“蕾蕾,你知道吗,这里每个办公室都很烂!”一天,一个在单位呆了十几年的老同志悄悄地告诉蕾蕾。环顾四周,大家每天都收拾得齐齐整整,每个人都在忙些什么呢?
会计很能干,是个受到了很多人赞赏的小伙子。他每天按时来上班,在三年的时间里买了新房子又装修一新。没做过什么生意,他的老家在高塬山区,有个痴呆的老父亲。“一样的工作,他只比我早来了一年,可为什么他什么都有,而我什么都没有呢?大家都夸他有本事,本事到底在哪儿呢?”
一个下午,太阳要落山了,蕾蕾正打算下班回家去,忽然来了一个人。蕾蕾不能肯定他是不是来交费的,所以就等了一会。来人请科长帮他个忙,这个忙让蕾蕾愣住了。科长忙不迭地给他计算,提醒他报价偏低了,很有可能被甩出标圈去。来人大惊,马上回去修改。送走来人,科长才发现外面还坐着蕾蕾,解释说:“没办法,现在事很为难!”“那么,你是怎么计算出结果的呢?”科长给他一个文件,蕾蕾从小喜欢数学,数字运算对她不是个难题,她很快发现,现行的法令有漏洞,让人有机可乘。会计从事这项工作已经很多年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蕾蕾一直很沉默,她知道,她先是从档案室回到这里,不能再退一步了。如果跟这个不和,又跟那个不行的话,那别人就会认为是自己有问题了。忍忍吧,她这样告诉自己。但从这件事后,科长对她有了看法,他似乎总想找个合适的理由支走她,可是,找来找去,又找不出她有什么缺陷。机关一如既往开展着工作,这天会议上,领导提出有几个工程没有办手续要马上停工检查。会后,科长和会计都显得焦躁不安。“蕾蕾,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怕?”隔壁科室小王问。“怕什么?”“与你们有关啊!”“是单位的事。”蕾蕾漫不经心。“今天通报的四个工程里,有一个是你们科长的亲家,一个是会计的指使。”“噢!――”难怪啊,科长急得转出转进,会计也不知道会后做什么去了。一会儿,会计进来,猛不防撞见了科长,一顿,回头就走了。
“他们两个人有很多事合着伙,所以,科长是不能把会计怎么办的。更何况,会计是局长安排来的,有局长给撑腰。”有经验的小王说,“两人一荣俱荣,一辱俱辱。”蕾蕾思量着小王的话,猛不防他又说:“蕾蕾,你也得走了!你在那里呆不成。”“为什么?”“因为你跟他们是一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干过呀?”“你离他们近,他们干的事你都知道,所以以后你们科长走的时候就会拉上你。现在让你收费,是因为你叔父当局长。”这话蕾蕾听不明白。人为什么要这个样子?“他们做事我并没有说出去啊!”“你不说都不行!会计那人坏得很,你叔父把他弄来了,现在他成了单位的害群之马。”
这位正直的军官说的话蕾蕾好多年后还记得,但是她当时并不在心。单位的领导已经换了好几届了,蕾蕾的孩子也上了小学。叔父走后不久,科长也退了,他临走时,忽然提出要让会计兼管收费的工作。谣言四起,人们猜测着是不是蕾蕾在收费期间有什么问题了?科长说:“蕾蕾她知道她是怎么了!”科长的决定在科室会议上宣布之后又马上取消了。新来的科长环视办公室决定还让蕾蕾收费,只是他提出单位不收现金,让来人直接把钱交到银行账户上。
这件事人们渐渐忘记了。太阳每天爬上屋顶,又悄悄地移到西山。人事几经变换,老科长被反聘到单位负责信访工作,而会计也被调到其它的科室。蕾蕾和一群新人生活在一起,偶而有人提起以前的事,觉得蹊跷。这时,新科长就会哈哈一笑,说她是得罪了人家。来缴费的钱越来越多,从刚开始的到银行去交费变成后来谁也不肯多跑一截路,要在单位缴纳现金。科长从没问起过收费的事。
网上银行的办理无疑给蕾蕾的工作减轻了很多的负担。所有的回单都能从网银上打印,会计和她一人一个邮对,同样的功能,能查看财户情况。一天,蕾蕾在网银上熟悉业务,忽然她发现,以前所有的存取明细都能在网银上调出来!这意外的发现带给她天大的惊喜。她明白,恶人做恶多端,都是有迹可查的。她要求老科长和老会计来对证以前的事。新科长知道拗不过他,他和她一起都在等待,等待那两个人的到来。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两个都没有来。老会计一见到她转身就走,老科长干脆推辞不来了。只留下她一个人了。这时又发生了一件事,老会计因为工作的原因,在单位把一个人打成重伤。领导要开除他。
蕾蕾知道,再也没有人来和她对白了。大家都沉默着,明白事理的人,更增添了阅人阅事的经验。对于蕾蕾,她想起了叔父,叔父担任局长的时候,总是对自己管的很严,对别人放的宽。他总是批评她,恶言恶语,尽管她没做什么坏事。他也总在包容别人,尽管他心里也明白别人做了什么。叔父说:是自己的孩子才要管得严,惯只会惯坏了你。蕾蕾抬头看着远方红红的夕阳,群山蜿蜒,初春的原野里,小草正勃勃英发,花儿也要开放了。过了寒冬时候,柳绿莺歌也正要走来!

共 81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经常听人提起却又从未见过面的叔父一直是蕾蕾心中的想要揭开的谜,工作后接近了叔父并慢慢的了解,叔父的悉心教导让她在工作中渐渐成熟,蕾蕾心中对他的正直心存敬仰,对他的心切,心存感动,对他的帮助心存感激【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1-10-01 21:29: 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形象让人有人油然而生敬意,作者的题目是《叔父》,文中对叔父所用的笔墨稍嫌偏少。问好作者。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1-10-01 21: 8:57 写得很好 很好 呵呵 问候!什么原因引起糖尿病胃轻瘫腹胀
玉林鸡骨草价格是多少
儿童骨质疏松如何治疗
医药常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