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怒焚九黎 第二十五章

2020/01/16 来源:南宁信息港

导读

怒焚九黎 第二十五章壤驷离风站在炼炉前,一股股热浪以炼炉为中心,朝四周扩散,炽热的火光,将壤驷离风满是汗水的脸庞,印的通红。秘铜并

怒焚九黎 第二十五章

壤驷离风站在炼炉前,一股股热浪以炼炉为中心,朝四周扩散,炽热的火光,将壤驷离风满是汗水的脸庞,印的通红。

秘铜并不稀有,市场上就流通着很多秘铜,然而,那些秘铜与壤驷一族炼制的秘铜比起来,只能当做垃圾丢弃。

由于这个阵法所需的秘铜实在惊人,于是,壤驷离风放弃了从族中带来现成秘铜的打算。

好在这是城主府,他先前开出的几十种材料很快就到位了,为了保密起见,他在材料清单中掺杂了十多种珍稀而没有用到的东西,又写了数种普通但属性奇特的物品。

当然,他还随身携带了几样用量不大,但却直接影响质量的材料。有了这些混淆动作,想要在材料清单中找出壤驷一族真正的配方来,却是难于海底捞针。

在他的要求下,所有的匠人学徒都被赶了出去,他布置了几个防止神识窥探的阵法后,才放心地炼制起秘铜来。

秘铜当然不是真正的铜,它与铜挂上关系的原因,仅仅因为它的色泽与铜极为相似,成品的秘铜,是以一种常温液态的形式而存在的,它有着比黄金还好的导能性,是大多大型阵法不可缺少的材料之一。

壤驷离风擦了擦汗水,他的眼睛专注地看着火势,他的神识时不时地探进灼热的炼炉之中。

这个炼炉规格不小,一次能炼两千多斤,即使是壤驷离风,也是第一次以如此规格的炼炉,这颇让壤驷离风受宠若惊。

然而实际情况却有点尴尬,说起来,偌大个城主府,收罗的工匠大多都是在建筑方面有深厚的造诣,就连真正的炼丹高手都没有几位,邢奇峰倒是想过从家族中调一些资源,但一直被刑家族长压了下来。

于是,整个城主府就那么寥寥几座炼炉,这次听说壤驷离风要炼秘铜,邢奇峰也就直接将这座主要用途是撑面子的炼炉给弄了过来。

壤驷离风在家族中有专门的炼炉,虽然规模不大,但真要比起来,他那座炼炉的品级还真要甩眼前这座炼炉几条街。

壤驷离风也感觉到了这座炼炉的稳定性稍差,所以他才不断地放出神识,观察秘铜的形成情况,丝毫不敢松懈。投入的材料,在高温下变成液态,而这融化的速度,便是秘银质量的关键,某些材料若是融化太快,会导致秘铜变硬,因为融合度不够,而某些材料若是融化太慢,会导致秘铜黏合不够,并且会有不均匀的状况出现。这种材料充足,颜色透亮稍有瑕疵的秘铜,在市场中,仍然能被判定为上品秘铜,但在壤驷一族的眼中,这就是一炉废品。

壤驷离风当然不允许这种因火候不到,导致秘铜中气泡甚多,或均匀度不够的情况出现。

在壤驷离风的把控下,一切水到渠成,他看了看炉中紫铜色的滚烫液体,满意地笑了笑。

他唤来几名工匠,让他们将炼制好的秘铜盛进大缸中,推到屋外冷却,自己却又准备材料,等待炼炉完全冷却后,又开始了第二炉的炼制。

无疑,酒跟人一样,也是一种复杂的东西。

它仿佛被上苍赋予了一种神奇的力量,忧愁时,它能让你忘忧,也能让你更愁,欢喜时,同样的酒,它能让你兴致更高,当然,也能让你第二天头疼不已。

有的人视酒为命中所求,有了酒,没了忧,天摇地晃任他走,人间颠倒又如何。这种人,旁人称他们为酒徒,永远游离于清醒与沉醉之间的一种人。

对这种人,有人厌恶他们步幅踉跄,有人厌恶他们话语粗鄙,有人厌恶他们散发的酒气,对这种人,一般人的做法是远远站开,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是清醒的,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沉醉的。

有的人视酒为良师益友,一杯小酒入喉,思绪得到放纵,灵魂得到升华,万千琐事便如浮云一般飘散,如果这种人,有着这世间最顶尖的技能,此时必定能将水准发挥到极致,书法家喝高了,提笔一挥,传世之作便翩然于纸上,诗人喝高了,步幅踉跄间,万千壮丽诗篇便能随心蹦出心田。

对这种人,有人仰慕他的绝世风采,有人赞扬他的艺术高绝,并且,还殷勤地劝君更尽一杯酒。

当然,酒的复杂性远不止如此,它是唯一能体现人生百态的液体,它是唯一能出现任何场合而不伤大雅的液体。

然而酒的多样性,对于一个标准的酒徒而言,只分为两种,一种是:“妈的,又掺水了。”一种是:“好酒!好酒!”

然而,酒是真的有好劣之分,不然,杜溪这个品牌,也不会在众多的酒中脱颖而出,成为千年传承的不朽经典。

袁弘十分满意,一坛酒已经见底,也就是说,五十斤酒被他肚子给装进去了,但他越喝越有精神,不禁红光满面,而且思路越发清晰起来。

“力猿决,分为九层,前面六层,是力猿拳法带来的增幅,后面三层,才是我要说的重点。当然,你要是愿意,也可以练习一下力猿拳法。“袁弘手指沾着酒,在地上飞快的画着。

毕星河皱着眉,这家伙手指下的图画如同天书般潦草,还真无法从外形上看出什么。好在袁弘的描述够清新,毕星河点点头:“既然要学,自然把力猿拳法也弄熟练了,这样也会事半功倍!”

”那行,力猿拳法这得现教,不是说下招式就能理解的,你这地方有点窄,要不咱们找个时间,出城一趟?“

毕星河点点头:“可以!”他看了看地上那幅奇怪的图案:“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地上画的是什么?”

袁弘用脚蹭了蹭,笑道:“没什么,习惯性涂鸦!”他将毕星河的那坛抢了过来,倒了大半在自己坛里,又舀出一瓢,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老毕,你说你自十三岁之后就没有回过岭南,那你先天期的功法怎么弄的!“

”我自己摸索,自创了秋风八式!“毕星河淡淡道,随即想起那柄已经不知落在何处的秋风,心里一叹,一碗酒喝了下去。

“秋风八式?这名字一听就酸味浓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诗人呢!”袁弘嘿嘿笑道。

毕星河无语,他的秋风八式中,不但有句诗,而且这招还是他压箱子的技能。

随即他醒悟了过来,袁弘这厮直觉极为灵敏,先前他只提了句万灵鼎,就差点被他看出什么来,此刻只提了句秋风八式,他便感到与诗有些联系,果然常年喝酒的人,不是神经就是疯子,思维与正常人的确不同。

袁弘看着毕星河的表情哈哈笑道:“你该不会真的搞了句诗丢进你的秋风八式里面了吧!该不会是什么秋风秋雨秋煞人吧!“

毕星河还能说什么?

所以他只好又从坛里舀出一碗,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老毕,你今后打算如何?“袁弘不经意地提起,毕星河沉默着。

袁弘一声长叹,正要岔开话题,毕星河却笑了笑:”袁兄,我想去吴国看看!“

“吴国?”袁弘有些诧异,他本以为毕星河是要回岭南或者去楚国,随即他醒悟:“你是要去神农谷?”

毕星河点了点头。

袁弘不看好般摇了摇头:“从没有听说过神农谷能将筋脉复原!“

毕星河心沉了沉:“但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袁弘摇摇头,他沉思了片刻:“其实你可以换个方向去试试,据我所知,这世间不依靠筋脉便能修炼到高层次的功法还是有的,只是那种功法却不适合一般的武者,所以流传不广。不适合的原因很简单,一般人都具备了筋脉,这筋脉便如同身体中的一些道路,是快捷而高速的,身体可以通过它将所需的能量快速地运到所需要的地方,竟然有了这种快捷的方式,当然就没有人去修炼那些纯靠肉体骨骼将境界撑起来的功法了。“

毕星河两眼放出光芒:“你是说世间有这种功法?”

袁弘点点头,随即又道:”传说这种类型功法曾在“初”那个时代之前大放异彩,只是随着人们对自身的认识,才渐渐摸索出现在这种符合自身条件的功法。“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贺心玲
宁夏中医研究院
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
海口白癜风治疗价格
癫痫病治疗苏州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