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情难枕

2018-09-15 11:03:43

悠悠情思,谁能斩断,滴滴情怀,谁能倾诉,漫漫红尘,情归何处?

——题记

【一】梅花一弄,断人肠

梧桐叶惊落,帘卷西风残,濯濯玉樽空,岁岁断愁肠,谁将情丝寄西凉,空惹心事梦成殇,从此长夜影凭栏,惟有琵琶声声弹。窗外冷风渐起,一弹一曲殇,再弹断人肠。

时常喜欢伫立于窗户前,感受被刺骨的冷风撕裂皮肤的疼痛,也许,只有在那种情况下,才能真实的认识自己,毕竟是薄情的人,终究没有太多的牵挂于世。远方的远方,到底有多远?却又不知道是何种情怀让心紧紧相连着,从不肯放下?

有人说,任何一件事情,只要心甘情愿,都可以变得简单。于是,我无怨无悔的爱着那个静守红尘的女子,那般坚不可催,于是,我心甘情愿的守着那个怕冷的女子,那样温暖如春,于是,我系着红色丝带,圈着紫色手链,等待又一季花开的遇见,于是,我梦见她对我说,我们都不曾离开,我们永远不分开。

清声寂寥,夜半寒冷,呼啸北风,飒飒而迎,遥远的彼岸总是有太多的不舍与纠缠,冥冥之中的注定总是与现实擦肩而过,然而,随着时光的推移,早已堆积成山的诺言不可一世的悠怨之声。思念像是一条悬在半空中的线,此端是我诉不完的痴语,彼端是你望不断的天涯,彼此交织着,从不过问结局会如何。

一路执着的追逐究竟满足了谁的欲望,阳光下那阵清风似乎从来都不肯停留半步,一季无声的守候究竟感动了谁的泪眸,风雨中那瓣花儿似乎从来都不会夭折落下,于是,那季的繁花迷湿了视线,从此,夜夜弹起琵瑟曲,泪抛黎明。

【二】梅花二弄,费思量

只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又何必念念不忘?只是一场意外的遇见,又何必夜夜不成眠?只是一种青春的悸动,又何必痴痴相守?若是如此,怎会惊心,怎会迁魂?原来,朝思暮想是如此撕心裂肺的疼。

安静的时光,断不了的情,丝丝扣扣的圈绕身心,若是你消失了,我该拿什么去回忆你?若是你消失了,我该如何原谅自己?若是你消失了,我又该如何轻舞笔墨,续写没有结局的传奇故事?亲爱的,还有那么长的路,可不可以不要让我一个人走?

江南烟花小巷,北国寒雪纷飞,日光倾泻而下,茫然站在古老的板石路上,千万思绪集成一团,腐蚀明媚的笑靥。也曾拥有过你美丽的笑容,如今该如何收藏?一场冷雨,散落一季花开,一夜相思,吞噬沧海桑田,那片刻的宁静,何是才能回归?

指尖流沙,滴滴而落,我不是蝴蝶,可以飞越千山万水去看你,所以只能借着移动,感受着你的感受,而生活中所有的悲欢离合,我只希望做一个参与者,与你并肩而行。

夜深映微凉,辗转难入眠,猜心或许真的很累,以无心之心猜无意之心,便是虚惊一场,彼此都成了受害者。太过在乎的结果莫过于将简单而复杂化,惊了魂,动了心,成了罪。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再回首时,才会发现,自古多情多烦忧。

【三】梅花三弄,风波起

一阵风波起,粼粼闪闪,梅花一弄,二弄,再弄,只道是云烟深处两茫茫,生死之间的承诺如一张白纸,毫无价值。冷雨戚戚,烛泪落千行,不堪回首,如烟散尽。

温度骤然下降,寒风吹过单薄的衣裳,穿入体内,微凉的指尖刺痛干燥的皮肤,破裂而出的血色殷红而腥,伤口摊开迎风,痛到极致。漫漫红尘,我手写我心,写尽沧桑,写尽酸甜,写尽聚散离合,写尽悲情人生,只是,不知情归何处?

假如有一天,我站在你身后,任冷风吹干岁月,寄情西凉,碎梦成殇,你会不会突然转过身向我微笑,然后牵起我的手,带我奔赴生命的终点?假如有一天,我默默的目送你离开,任泪水泛滥,绝情天涯,无语呢喃,你会不会出现在背后,然后告诉我,我们之间有永远?假如有一天,我失去了你所有的消息,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此情已尽,童话落幕,空幻一场?

如果真的那么一天,我希望坐上11路车,摒弃所有牵绊,一路追随你,让真情相伴永远,尽管凄凉无果,终是曾经美丽一场。

电脑裁板锯
电脑摇杆等图片
上海华东理工科技园G7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