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巫昂

2019/09/17 来源:南宁信息港

导读

我也在看书,车厢里好像也有别人在读书,大家随着地势之起伏晃来晃去,司机跟人会车的时候,总是使了蛮力,有时候几乎要把车厢后半截的人甩出去。

我也在看书,车厢里好像也有别人在读书,大家随着地势之起伏晃来晃去,司机跟人会车的时候,总是使了蛮力,有时候几乎要把车厢后半截的人甩出去。

亲爱的X先生:

上次说到《会饮篇》里面把圆球人一一割开了,当然是在是在解释人后来为什么要找另一半儿,这种后来对前面的补充和解释,到底把人之所以莫名其妙地爱上另外一个的缘故解释清楚了,然后就分成了求而得与求而不得两种情况。

今天有人问我去过西藏没有,我当然去过,他又追问:“有什么奇遇嘛?”我说:“万千百种。”他问:“西藏人?”我去西藏,的奇遇就是认识了你,这倒也不必提了。从上海坐火车到西宁,而后换了更慢的绿皮火车去往格尔木,住在格尔木一个破破烂烂的军区招待所里,听人说,需要在海拔没有那么高的格尔木住上两三天,进入西藏才不会高原反应。

格尔木是个极其乏味的地方,地方又大,又空空荡荡,一条街从这里走到那里,全无道理可言,也没什么可看的,街上连餐馆都罕见,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居民楼,还有单位,我呆得百无聊赖,在街上碰到一群广东人,我和这拨人后来又经过若干次偶遇,成了朋友,次,只是打了招呼,他们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拉萨,大概如此。

你并不在其中。我买了格尔木到拉萨的汽车票,车票不便宜,带上行李去了车站,等着车出发,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这个车要在路上走上一整天,所以司机不急,我们也不急,那个年代。在车站,那是我次见到你,很远的地方,你戴着鸭舌帽,穿着浅军绿的衬衫和马甲,牛仔裤,一双高帮军靴。你正在跟后来成为我们共同的朋友们的广东人聊天,笑声很大,我现在闭上眼睛都能听到你的笑声。

我一直在远处看着你,期间吃了一块干巴巴的、无味的面包,车站提供热水,我用来喝水的塑料杯装上热水后滚烫到变形,那天,我穿着一件朱红的衬衫,暗黑带花纹的马甲,也是牛仔裤和一双军靴,在西宁的军用品店买的。

上下铺的车厢,我在你斜后方,两个铺位几乎是紧挨着,但我看得到你,你不容易看到我,都是上铺,车摇摇晃晃地开动以后,去往高原之路在车窗前蔓延,无限延伸的山脉和山脉之上的雪山。你半开着车窗,一直在读一本书,侧面可以看到你的脸。我也在看书,车厢里好像也有别人在读书,大家随着地势之起伏晃来晃去,司机跟人会车的时候,总是使了蛮力,有时候几乎要把车厢后半截的人甩出去。

我特别愚蠢地想:“要是能跟有这么的一个朋友,就好了。”从这个念头开始,我花费了十年,甚至更久,去成为你的好朋友,我们首先是很好的朋友,然后才是别的,如果彼此不是这世间的朋友,做别的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夜幕降临之后,车还在行进,高原向我们展示了全部的星空,你把脑袋探出车窗去看星星,我也凑过去想看一样,你回头看我一眼,然后把窗子让给了我,那两个铺位太近,我次靠近你,那也是我们次在一起看星空,繁星如一场无边界的梦境,在无限的天和地之间展开。

波拉尼奥有一句诗说:“从521页起我将遇上自己的真爱。”

2018年2月24日

(编辑:王怡婷)

小孩食烧怎么退烧快
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两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儿发烧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