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菊韵小说暖冬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南宁信息港

导读

一    昨儿夜里,我又做梦了。我放下手中铁锨说。兰花正蹲下身子在棚前用铁丝捆绑竹竿,我的眼睛便望着粉红色毛衣下兰花的小肚子怔怔出神。兰花揉

一    昨儿夜里,我又做梦了。我放下手中铁锨说。兰花正蹲下身子在棚前用铁丝捆绑竹竿,我的眼睛便望着粉红色毛衣下兰花的小肚子怔怔出神。兰花揉着腰站起来,嘴里“嗯”了一声。是个女孩,我沮丧地说,将铁锨插在松土里,从铁丝上搭着的衣服里向外掏烟。兰花说女孩就女孩呗,自然的事儿,你不是一直喜欢女孩儿吗?兰花捶打着腰钻进大棚说,命里该有就是有,命里没有别强求。兰花知道我说话吞吞吐吐之后必然会意有所指,直接把话封死。  我只想骂人,可不忍心骂自己的爱人,话到嘴边生生地咽回去。我反驳说啥叫命里该有就是有?我不信命,我说去做做B超检查吧?林兰花不再说话,一地头,就只能看到她脸上的阴影。兰花拿起立在北墙的铁锨开始翻土,一脚踏住铁锨脊背,锋利的铁锨插进松软的土壤里就像她的表情一样嵌进我的内心深处。  正是忙的时候,洋香瓜马上到了栽种的黄金时间,所以就没有人舍得闲着。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庄稼人这时候能体会到时间就是金钱的含义。我们家今年种了两个大棚,活儿才刚刚开始,应该比谁都忙,可是我干活忽然失去了往常的劲头,慢慢吞吞地,有气无力,变了个人似的。  站在冬暖式大棚里,我极不情愿地抄着铁锨翻土,像是在给人白白扛活儿一样吝啬力气。晒干的牲畜粪便被铁锨翻过的土深埋,掘过的土地和没来得及掘的土地黑黄分明。  我反复解释反复强调说只是想去做个检查,不图别的,只是闷的慌。我信誓旦旦地向兰花保证不管检查的结果如何是男是女都听天由命,兰花果然有些松动,问我说话是否算数?我知道有戏,手掌高举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兰花去做超声波检查,兰花看我认真的样子笑了起来,她捏了一下我的脸依了我的主意,我带着口水顺势在她娇嫩的脸上亲了一口,说你可把我憋坏了,兰花的脸在阳光下红得艳艳的。  冬天不像往常一样的寒冷,我在大棚里脱掉毛衣,裸露着上身展示着男子汉骄傲的胸膛和宽阔的脊背继续干活儿,一点儿都不觉得冷。  不冷是好事,这样的天气对大棚户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地温高,孕育的洋香瓜苗出的又快又好,栽种下去保准损耗少。  我没心思考虑关心这些迫在眉睫的等着干的活儿,心神不安地翻着地,想着去做B超的事情,目光总在不时之间穿过微微隆起的小腹仿佛看见里面的小生命,从而变得越来越复杂。    二  开始只是想知道兰花腹中的胎儿究竟是男是女,也没过多往性别的方面过多考虑,只是想知道,我早就瞒着所有的人包括兰花在内四处探听好做B超的途径。兰花同意去做检查的时候,我为这一喜讯欣喜若狂,兴奋得几乎一夜没合眼。  既然兰花答应了,我就以介绍人的名义做引荐,打通了电话,联系到那家医院的大夫。大夫一番试探,确信无疑之后才隐讳地说好的,定个时间,带你媳妇来吧。放下电话,我心里从未有过的轻松。兰花在灯下做琳琳过年时穿的棉袄,抬起头问做B超检查是男是女犯法,她们怎么那么大的胆子?我说很正常,为钱呗。  我解释这个道理,漠视法律有时候是挣钱容易的事儿,既能给需要钻法律空子的人方便还能轻而易举地挣钱,跟腐败是经济增长的润滑剂是一个道理。别看我大字识不得几个,看电视新闻却也能看懂现在社会上到处是障碍,塞一些钱多复杂的事情都能不了了之。事情是先有因而后有果,有需要才有市场,虽然我不能正确捋顺这些关系和关系中错综复杂的枝枝叶叶,却一样活的明白。  记不清是谁说了,说科学技术一柄双仞剑,我对说这话的人由衷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生怕兰花听不明白就翻来覆去地讲,兰花笑着说你放心就是了,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反悔。媳妇能这样明白她丈夫的良苦用心,让我很是感动,抱着她亲了又亲。  翌日清晨,把女儿交给娘,按照电话里那个决定命运的陌生声音安排,我领着兰花搭上车行进路程,然后特务接头一样在车站上了一辆接应的红色面包车,又像做贼一样和兰花一路忐忑不安地来到预期的医院。  车到了医院,司机让我付了车费,对我说去门诊室就行,找一个姓李的大夫。说了一路的话来证明自己并非没有出过门的乡下土包子,我的嗓子有些哑,我和兰花一样口干舌躁地站在拥挤的医院门前摸不着头脑。兰花不放心地问会不会坑我们,我说不能,医院是正规医院,总不能把我们卖了吧。说话很轻巧,其实我内心一样忐忑不安。好不容易找到彩超室,我找到李大夫,李大夫冷漠地说去交款室交钱。交了钱,我还以为这一切都是骗局,怎么和正常的检查一样走手续呢?当我走进日本进口螺旋彩超检查室的时候,李大夫已经在B超探头上挤了一些耦合剂在兰花肚子上探来探去。  阴森森的检查室里只有李大夫一个人,她戴着大口罩连眼睛都几乎蒙上。她摇了摇头,我得到个不啻于是晴天霹雳的答复。  准确说我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只是从李大夫大口罩里漏出的同情目光和不易察觉的摇头中窥以一丝天机。我还要细问,李大夫已经摘下手套去洗手。私自鉴定胎儿性别违法,选择性终止妊娠是要被吊销生育证的。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兰花十月分娩生下个丫头,要么就是流产,流产的话还极有可能被县里吊销生育证永不再发。天机泄露之后,一种被判处死刑的感觉带着凉意从头到脚,我甚至后悔不该来做该死的B超。  从邻县坐车回来,心事重重、一路无语,回到家后我蒙头大睡,一睡就是一天单两夜,什么大棚什么洋香瓜,我种它有什么用!  我傻了眼,不能不相信这世界有先知先觉,过来梦中给人的启示和警醒这时候更加清楚起来。  这个梦由来已久,从结婚开始,让我由初的亢奋到兴奋发展到恐惧睡眠。现在,兰花的小肚子不再具有那种简单的性梦的暧昧味儿,肚皮还是耀眼的白,充满诱惑,却从未让我再想到过和性有关的任何事。  兰花的小腹从少女初的紧绷到如同吹气的汽球一样鼓起,又像泄了气的汽球一样萎缩,带着曾经鼓涨过后留下的痕迹,甚至,凹陷的肚脐眼下开始出现一道竖着的蜈蚣一样的疤痕。我梦到,林兰花的小肚子从那道醒目的疤痕处像熟透的洋香瓜一样破裂,随后,从裂口处钻出又一个女儿来。如果说以前在我的梦中,兰花的小腹部是能够唤醒人的本能的****之地,那么后来,兰花的小腹是孕育希望和生命的宫殿,而近这段时间,兰花的小肚子,则成了我噩梦的发源之地。  做检查前的一段日子和这几天,我都在做着同样的噩梦。只要一合上眼,就准梦见兰花的小肚子。白白的小肚子一点一点地隆起,像是固定的摄影机拍摄花的盛开一样然后快进播放,熟悉的小肚子由小到大膨胀,自刺眼的疤痕处裂开,钻出个女孩。女孩长的和她姐姐一模一样,蹬着腿攥着拳头哇哇直哭。兰花在哭,我也跟着哭。梦是一种先兆,开始是疑神疑鬼,那么现在就不能不信,尤其是梦境和检查结果吻合之后。  梦里,还梦到爹带着一身的泥土和腐朽的棺材味儿从家后的坟墓里爬出来满大街地指桑骂槐。  从这样的梦里醒来一次,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我浑身湿漉漉地在黑暗中心有余悸,轻抚着媳妇的肚子自我宽慰说是梦,是梦。确定不是梦之后,我望着神龛前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的木版印刷年画祈求:无论如何,可别让他杨家绝了后。  三  琳琳在我眼里开始变得烦人,因为她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看见女儿就想到梦里那个将要出世的她的妹妹。我在一个自认为便于沟通的时机提出流产,林兰花翻脸指责我出尔反尔。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愤地埋怨老天爷偏心,把生孩子的权利都交给女人操纵和控制。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干了,看看白花花的太阳说这天儿咋这么热呢,都啥节气了?兰花说了两个字,暖冬。我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狗日的天儿,该冷的时候不冷,算他娘的个屌!我把铁锨一脚踢倒,拽下铁丝上的毛衣赤臂走出大棚。  我只想要一个儿子。  知道内情无能为力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只能和他爹去说,否则我会憋死憋疯。做检查回来,我倒头大睡,两天两夜过去,被娘揪着耳朵从床上叫起来。地里挨到浇水的号儿,我从床上爬起来二话没说,扛起铁锨拎了一瓶高度白酒跑到他爹的坟前自留地里去给麦子灌过冬水。  初冬的气温出奇地温暖,在夜间的地头静坐,静的可以听到麦子生长的声音。得到滋润的土壤发出“滋滋”满足的声音,有结婚的人家放着音响,喜庆的音乐时大时小地传来,隐约可闻。  坐在坟墓旁边望去,黑压压的村庄模糊成一片,看不清胡同和房子哪是哪,几点后窗里的电灯灯光发出煤油灯一样的光亮。我越喝越伤心,不顾得去改垄沟,只任淙淙流淌的水顺着地势向麦田里漫灌。我先是自言自语,后来和躺在地底之下的爹说话,再后来发展到了哭:爹啊,我该咋办呢?爹不说话。  爹啊,你说我咋这命呢?两个丫头,等死了,连个上坟往家请的人都没有!爹不能说话。我就趴在坟上委屈地哭,哭声在半夜传的很远,格外嘇人。  我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比当初爹下葬时哭的还要痛上几分。跪在他爹坟前,我双手轮流打自己耳光,边打边骂自己不孝。地下传来一声闷响,巨大的棺材在星光的微亮闪烁下破土而出,吓得我扭头就跑。  一口气跑到围村路上,我才稳下神来,跪在路上向他爹的方向磕头,请他老人家回去,我还愿许诺发誓一定要让杨家香火旺盛不息。  下半夜,我鼓起勇气战战兢兢地喊来李云展和村里近族的几个后生将灵柩安放回原来的位置。坟坑里蓄满了水,柴油机器在向外抽水,我看见横陈在麦田里的棺材就想到爹死去时蜡黄的脸和脸上睁着的浑浊眼睛。  我和他爹都是几代单传。  爹临死时拉着我的手就是不肯松开。  那恋恋不舍早已不是对生命的留恋,而是对身后事的不安不忍。殡衣已经穿上,老头还是不肯撒手西去,临了咽不下一口气。老头伸着脖子挣扎的难受劲儿像是在丧事上那只被抹了脖子却没有立刻死去的鸡。  爹死的那一年,我结婚不久,过早地挑起了家里的大梁,人丁稀少的艰辛在贫瘠的农村生活的情形让旁人看了也不免有些心酸,这也难怪老头生前屡次打骂和埋怨娘,爹想的就是娘能像佘太君一样给他生下七狼八虎。  可是,连生一个儿子的希望都破灭了,我怎样和死去的爹交代?科学的检查是不会错的,想到死去的爹,又想到兰花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出生就已经注定将给杨家带来什么命运,又怎有心情鼓捣大棚?辛辛苦苦一年忙到头,省吃俭用攒下钱来图的又是什么?  一想到为什么生活的问题我就万念俱灰。    四  又是一天,天气很好,出奇地暖和。我和兰花两个人却显得格外生分,互不搭腔,彼此背对着对方。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原来一直很好,前段时间还因为腹中胎儿更加亲密,然而这时却还是因为腹中的胎儿关系忽然紧张起来。  兰花怀孕之前和初的一段日子,忌烟酒和之后的禁欲使男人不像是完整的男人,但男人却乐得其所,心甘情愿。昨天晚上我提出让兰花做人工流产,兰花不同意,坚决不同意,使我一气之下摔了家里的电视机。现在,站在明晃晃的太阳底下,我有些后悔,摔了的电视机还是要掏钱去买。怎样去扭转一个人的倔强和固执己见?  望着阳光底下背影有些陌生的林兰花,我神情恍惚,错觉让思维更渴望回到新婚燕尔之时。我甚至怀疑自己为什么想要变成女人,现在想明白了,我是女人的话,想生就生想流就流,一朝权在手,可以任意行。  林兰花从来都是百依百顺,只是在这一次怀孕上,林兰花开始坚持自己的主张。生杨晓琳的时候,林兰花是剖腹产,医生曾经告诉林兰花,剖腹产以后三年之内尽量不要怀孕,不能随便流产引产,否则是很危险的,林兰花一直把医生的告诫铭记于心。人工流产的提议遭到林兰花的坚决反对,理由是她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林兰花说,是我的命要紧还是你杨家的香火要紧?  我不知道该如何做通媳妇的思想工作。应该说,除去在这件事上,我也是一个对媳妇的话言听计从的人。林兰花说,怀孕初期应该注意营养素的合理摄入,我就经常买来富含维生素和钙质的食物;林兰花说要节制性交,我是咬着牙答应的。我是正常的男人。  提出流产的建议是在一个我自认为是合适的时候,警戒线解除的时候。即便不高兴也能振作起男人的精神来。吃过晚饭,我把女儿送到她奶奶家去住。关好大门屋门,我在十一月的天儿用凉水在屋里洗了又洗,然后纵身蹦到了床上。  拉灭了灯,先是和林兰花一番亲热,然后猴急地把兰花脱的一干二净。兰花抬抬腰,紧紧夹住双腿,伸出一只手来制止了我的长驱直入。次摸到拒绝的手,我明白了些什么,悻悻地侧过身,用一种温柔的姿势像替人掏耳朵一样采取小心翼翼的动作轻推慢抽,表现得出奇地温柔。我暗笑自己像是一个深谙此道的老手一样开始学会慢功出细活儿。既然怀了孕,就没有必要采取那种受孕的体位,虽然没有暴风骤雨式的冲击,但一样可以驾轻就熟达到酣畅淋漓。完成这种集本能、****、激情和繁衍子孙后代的过程之后,是一阵亲呢的爱抚,两个人俱是身心惬意,我抚摸着兰花的肚子开始想起做过的梦。 共 24087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表现为情绪会重复
昆明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该如何选择
标签

上一页:喜悦2

下一页:原谅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