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非标转标手法层出不穷理财直融工具成过渡模式

2018-10-12 20:14:50

正是由于“8号文”以是否“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来界定“非标”,各种“非标转标”的手法开始层出不穷。然而,这种“转标”只是形式上的标准化资产,实质上与“非标”并无太多差异,实质上仍缺乏流动性,只是形式上具有流通转让、外部评级等特征,这样的“伪标”意义不大。

通过交易所“转标”

简单通过在交易所交易转让来实现表面上的“转标”,实质仍未“非标”,没有意义反而增加成本。

由于定义了“标”和“非标”,并且认为“非标”规避监管并加以各类限制,使得二者简单的被分别赋予类似“好人”和“坏人”的印象。只要形式上从“非标”转为“标”,就不受相关限制和监管,而忽略了本身的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等。

“8号文”下发后,部分银行理财为了规避“非标”规模占比限制,将项目委托债权的收益权在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然后由银行理财资金去摘牌,从而使得“非标”成功“转标”。后来,这种模式被监管层窗口指导,界定为“非标”,在这背后,监管当局、交易所、银行之间不无博弈。

再比如,目前监管层力推的信贷资产流转平台,到底属于标准化资产还是“非标”,各监管处室亦口径不统一,业务创新监管协作部将其界定为标准化资产,而另一处室则以没有文件为由界定为“非标”。与此同时,信贷资产通过平台转让流通,但是银行主要是互相持有、持有到期为主,交易并不频繁、活跃,表面上转为标准化资产,但实质上仍是没有流动性的“伪标”,和“非标”区别并不大,反而增加了“转标”过程中的各种成本。

再生套利空间

规避“非标”规模限制手法频出,陷入手法不断创新、监管反复叫停的恶性循环,并因处罚不够而再生套利空间。

目前,仅根据公开报道,就有多种银行理财规避“非标”规模监管的方法被监管层叫停。以《》此前报道过的一种模式为例,简称为信用挂钩总收益互换产品,即TRS产品(TotalReturnSwap,总收益互换)。

操作上分为两部分,部分为TRS理财募集阶段,即银行发行非保本浮动型理财产品募集资金,投资于定期存款产品。与此同时,该产品还需为银行投资的基金子公司专项资管产品提供质押担保,并通过TRS协议,将利息较低的定期存款收益互换为利息较高的资管产品浮动收益。当TRS理财完成募集后,资金将在理财客户的保证金账户中形成类似于结构性存款的保证金存款。

第二部分为“非标”投资阶段,即银行以自营资金为授信客户放款,将自营资金投资于券商定向资管、单一信托或基金子公司的专项计划,再通过这些通道机构,以委托贷款的形式为客户融资。由于资管计划的委托贷款收益由TRS理财形成保证金存款作为质押,因此该投资也成为了足额保证类投资。与此同时,该资管计划与前述理财产品通过TRS协议,将彼此间的收益进行互换,即完成操作。

由于TRS理财名义投资标的为保证金存款,并不属于“8号文”规定的债权性资产,因此亦可不被纳入“非标”额度管制,但是实质上仍为银行理财资金与资产项目的间接对接。

这仅仅是此类模式的一个样本。通过层层通道、反复腾挪、在名目和字面上“玩游戏”等方式,原本占用“非标”规模的项目,表面上变成了标准化资产,但是实质上仍对应的是“非标”。同时,增加了额外成本,且产品设计人为变得更加复杂,权责关系更加难以厘清。

此类模式经媒体曝光后,纷纷被监管层叫停,但却带来了各种不良后果:,叫停仅仅限于叫停,并没有对应的惩罚措施,也就是说违规成本几乎为零,终的结果必然是银行理财继续“创新”,从而规避监管;第二,叫停总是在模式被曝光后,存在一定的滞后性,这中间的时间差激发出新的监管问题,部分银行在某种模式被曝出之后、被暂停之前,迅速“抄袭”过来,按照这种模式操作一批产品。

所以,对于这类模式,在叫停之外理应适当给予处罚。同时,部分银行“创新”此类模式,并非故意要设置层层通道、反复腾挪,可能确实存在实际需求,监管部门宜“疏堵结合”,特别是对于满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针对非限制性行业的“非标”,可以差异化对待。

移动平台 xy
沚院价格
灯饰设计图片
移动平台 xy轴
沚院图片
中山非标工程灯具
移动平台 xy轴自动
沚院社区实景-四川
防静电产品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