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阿军的故事

2018-09-15 11:27:31

阿军被抓了,这事立马在小村里炸开了锅,传的沸沸扬扬。

阿军今年34岁,老实本分,因没有后台,前阵子因为实行行政机构精简,从村副主任的位置上下来了。正因为老实,与人说话都脸红,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找到老婆。他怎么会被抓呢?人们纷纷议论、猜测。

其实阿斌到村里去也不是靠自己的能力,主要是因为他老爸。

(一)

阿军的父亲是一个铁匠,身体强壮,性情粗暴,游手好闲,爱赌博好喝酒,喜交友,而又不讲理好打斗,于是成当地一霸。上世纪80年代,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后,他在村头开了个铁匠铺,与村委会相邻。没事时就到村委会转,大家混个脸熟。村干部都知道他的为人,对他也有几分畏惧,总是笑脸相伴。每天干完活后,他总会拉上几个村干部一起到村边的小饭店里喝上两杯,村干部也不敢不去,时间长了,大家都常在一起玩玩麻将什么的。

喝完酒的父亲性情更暴,常会无理取闹的打阿军的母亲。受父亲的影响,阿军生性胆小、孤僻,很少与人交流,总喜欢一个人躲在一边独自思考。13岁那年,阿军读初一,因为离学校远,他开始住校。这一年,他身体长高了不少,也结实了不少。一天夜里,阿军在睡梦中梦见了班上的女同学,突然发现自己尿床了。而且这次尿床与平时尿的尿不一样,还粘粘的。阿军有点傻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病,但不管如何,为了不让人发现,他决定用屁股的体温把床单捂干。第二天起床,他发现床单干了,留下一小块印迹,幸好是上铺,没人发现。过了几天,也没感觉自己身体有什么不适,也就对身体放心了。但有一件事,他觉得很有意思,尿怎么会粘粘的呢?要是平时尿的尿都是粘粘的,收集起来做胶水多好!有了这一想,他每次尿尿时总会特别留意,不时用手感觉一下,但从未再发现。

可能两个月后,当他快忘记这件事时,又在一个晚上发生了同样的事。他愈发奇怪,难道只有在晚上尿床时才能尿出这样的尿?这样连续几次后,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为自己身体有这样的特异功能暗自高兴。他决定想办法把这种尿收集起来。好多次都没有成功,于是他在床头放了一个小玻璃瓶,以待时机。终于有一天晚上,他收集到了一些。这时,他已经读初三了,两年来的愿望实现了,心中多了几分欣慰。但这件事必须小心,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偷偷的把自己的书破损的地方粘了粘,发现还有点效果,只是有一股腥味。他想以后要是能用一种香料掺在里面,可能会很好。想到这里,他更加有些得意了。人一得意,就容易犯错,直到若干年后,他还为这一错误而悔恨。一天,他用的“胶水”被同学阿毛给发现了,一把抢过去想借用一下,他想要回,但那同学不给,而且已经拿着书出来粘了。阿毛一用就闻到了这股腥味,象是想到了什么,但又没想起来。过了一会,他终于想到了,对着阿军说:“你小子,真行呀!这是什么?”阿军羞的脸通红,一言不发。阿毛一下得意的大声叫:“阿军打手枪用瓶装,大家都来看呀!”……他大声叫着,引来同学无数。阿军感觉所有的人都拿着刀在往自己心窝里扎,一下跑出了学校,一口气跑回了家。这种奇此大辱让他无脸再见同学,父母怎么劝他都不上学了。

辍学后的阿军,在家呆了一年,刚开始,他感觉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过了一段时间后,他感觉周围的人都和往常一样,从没人跟他提起过此事,因为一般孩子有什么错,周围的大人总会当着出错的小孩开玩笑。没人开自己的玩笑,看来大家不知道此事。渐渐的,他也开始淡忘此事。

(二)

在家闲了一年,百无聊耐,阿军决定子承父业,学铸铁。阿军身单力薄,完全没有父亲的那股猛劲,子不类父。虽然阿军没叫苦,但老爸心里不是滋味。正巧,村里的保卫主任不想干了,想下海掏金。虽然保卫主任不是公务员,一个月也就二三百元工资,还不一定能按时发放,但好歹也是村干部。阿军他爸想到这,决定立即行动,给阿军谋个出路。凭着平日里与村干部的关系,加之村干部对他的几分畏惧,再经过几番打点,阿军很快成了村干部。对于这一转变,阿军心里还是很满意的,但他不表露,他没想到父亲还有这本事。心中不免又得意了,又想起了当年退学前的事,嘴里嘀咕着:“狗日的阿毛,毁了我的学业,让老子在学校丢尽了面子,没想到爷今天摇身一变成了干部了吧!”

当了干部的阿军比以前自信多了,遇到熟人也开始点头招呼,但总不善于主动与人交流。他想在当年的小伙伴面前炫耀,但此时的伙伴基本都外出打工,这个时代正流行这行,听说外面有大把的钱。等到春节,年轻人都回来外,他发现大家聊的全是外面的世界,全是花花世界和钱的问题,没有谁在意他这个村干部。这让阿军很失望。外面的世界真那么好么?他也曾动摇过,想让邻居阿斌带他出去,但阿斌告诉他,他这种性格在外面不好混,没带他出去。结果半年后,听说阿斌因偷渡被抓到澳门去了。阿军想,澳门现在还不属于祖国,是资本主义社会,抓过去了还不知会怎样呢,幸亏自己没去。这样一想,也就安心自己现有的工作了。

(三)

冬去了春来,燕子飞走了又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就这样平淡的过着。正可谓是年年岁岁花相识,岁岁年年人不同。一年一年,当年的同伴,虽然一年见不上几面,但一个一个,渐渐的一回就娶媳妇的娶媳妇,嫁人的嫁人,生小孩的生小孩。只有自己,虽然由保卫主任升为村副主任,但还是单身一人。不是自己不想找老婆,而是太想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内荷尔蒙的增加,想与异性交流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虽然老爸是一霸,但老实本分的阿军还是引来了不少媒婆。而阿军每次见到年轻女性,嘴还没张,脸已通红,心跳加速得直往外蹦。听说做深呼吸可以减轻这种状况,不知何故,阿军怎么感觉越深呼吸越利害,都快接不上气了。这样的表现,自然没能取得女孩的芳心,多数女孩见一面就没有再联系了。

白天平静体面的阿军,晚上却是寂寞难耐。仔细算算,这些年,别人介绍的对象也不下百个了,到现在却依然两手空空,孑然一身,但也并非毫无收获。那年春节前,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外村的女孩。女孩刚从外地打工回来,年龄也不小了,在父母的要求下与阿军见了面。女孩打扮的很摩登,胭脂红粉隐去了纯真面目,一头金发很强眼,衣着时尚前卫。与阿军的腼腆相比,女孩十分开朗,总有说不完的话,玩不完的节目,买不完的东西。几天下来,花完了阿军身上仅有的积蓄,女孩也和阿军拜拜了。有人告诉阿军,这样的女孩就是来骗你钱的,但阿军只是淡淡一笑。在阿军心中,这钱花得很值。在这几天中,阿军知道了这世上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真正学会了做一个男人,并且领悟到了无与伦比的美妙,这种美妙要比当年梦到自己女同学而尿尿美妙多了。

几次美妙的体验开启了阿军作为一个男人的阀门,时常,他还会想起这段往事,虽然以记不得女孩的长相,但那种让人窒息体香似乎还在,会让人兴奋不已。那天中午,阿军一个人正在办公室里看报,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当日的美妙,正陶醉间,听到有人在傻笑。阿军一惊,发现原来是邻村的傻姑在村委会门口正对着自己笑呢。听说傻姑是你母近亲结婚的产物,前些年,父母双双病故,也就没人管她,任由她在周边各村游荡。今天傻姑到村委会对着阿军这一笑,弄的阿军一下满脸通红,随后又平静了下来,对傻姑笑笑,问:“你笑什么,吃饭了没有?”傻姑傻笑着摇摇头。阿军说:“来,我这还有一点吃的,给你。”傻姑乐哈哈的一把抢了过去。傻姑虽傻,但谁对她好还是知道的。之后的一段日子,阿军常给傻姑东西吃,傻姑也常在村周边出现。平时见了,阿军会装着没看见,不去理她,只有轮到阿军晚上在村委会值班时,阿军会主动拉傻姑聊聊天。

阿军本想暂时过着现有的生活,在村副主任的位置上安心的干,虽然副主任不管钱、不管事,只是偶尔写写弄弄,但有机会还可以竞争主任嘛!有时候,人的命运转变很快。上面下文件,从基层开始进行结构精简,阿军因为是闲职,而阿军的老爸因为年纪大了,早就没有当年的霸气,所以阿军理所当然的被减下来了。无奈郁闷的阿军回到家,又开始无所事事,成天就在家呆着,门都懒得出了。见不到阿军的傻姑也不在本村出现了。

半年后的一天,听说傻姑因难产,母子双双死在了野地里。之后不久,阿军被警察抓了,出现了本文刚开始的一幕。

亚麻纱线
海运空运内贸图片
世联骆驼联勤A-5地块位置交通图-宁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