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成了卫星全文阅读

2019/06/25 来源:南宁信息港

导读

    “嗯,好的,知道了,我会再联系你。”放下手中的电话,许开光瞧着桌子另一边的麦凯伦,耸了耸肩,

    “嗯,好的,知道了,我会再联系你。”放下手中的电话,许开光瞧着桌子另一边的麦凯伦,耸了耸肩,“怎么了,继续说啊?”  “勋爵,你的这种态度在我看来,很不专业!”麦凯伦严肃得很,斥责道:“无论是企划书,投资方案,更别说重要的营业执照你一样都不具备。恕我直言,你没有任何准备就想要涉足实业,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夜的思考,麦凯伦似乎不再没事找茬了,不过并不友好的态度还是没变。  “准备?如果我全都准备好了要你干嘛?”许开光的话令麦凯伦暴跳如雷,他却毫不在乎,“放心,只要那些个证书什么的下来了,第二天我就能给你找到能挖的矿。”  “勋爵,请你认真对待这件事。”麦凯伦一点不信许开光的鬼话,“如果想要建立一家矿业公司的话,我们需要各种专业的人才,仅仅勘探就将是非常大的一笔开支。”  “这笔钱我能帮你省下来。”许开光不以为意道:“只需要我指一个地方,然后你们去挖就行了。”  麦凯伦刚想反唇相讥,却对上了许开光的目光,不知为何,讥笑的话却未说出口,只是站起身道:“很抱歉,勋爵,如果你拿不出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身为家族的财长我有权力也有义务阻止你不理智的行为,而这一举动的后果我会一力承担。”说罢他便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  许开光叹了口气,有些头痛,这人真固执,怪不得查理放心把财政大权交给他。看样子自己可能还要再露一手好震住他啊!  不过算算时间,他现在需要关注的可能是另一件事了。  意识飞离,当许开光再睁眼之后他时间找到了市政府大楼。  现在的政府大楼,一个赛一个豪华,办公室都是全景窗,不过也好,方便许开光监视了。  找到了薄景升的办公室,分出一部分心思在政府门口,许开光耐心地等待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许开光没有移开摄像头,也没有分心他身遭的美景,终于,等待有了结果,当一辆日产缓缓驶入大门的时候,许开光一眼就看出了那是谁的座驾。  郑富强从车上下来,他有些奇怪,怎么薄景升今天突然把他喊到这里来了。  说实话,他这几天请了假,专心和李嫣的婚礼,就是不想被俗事叨扰,谁知道今天薄景升还是一个电话把他喊市政府来了。他和薄景升交情也就那么回事,当初他能从副转正薄景升也没帮什么忙,只是毕竟是老领导,如果不来就显得过于不近人情了,在官场这可是大忌。  怀揣着疑问,郑富强敲响了薄景升办公室的门。  “请进!”浑厚的声音传出,郑富强大踏步走了进去。  看到是郑富强,薄景升善意地笑了笑,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抱歉道:“对不起啊,老郑,知道你近忙着结婚,还把你叫过来了!”  “老领导这说得什么话?”郑富强同样笑得开朗,“就是结婚,也不是天天忙啊!老领导一个电话,我肯定得过来。”  薄景升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道:“来来来,随便坐,随便坐。”  郑富强笑着坐在了沙发上,却只战了半个屁股,没有靠上去。  “其实,老郑,这次来主要是有那么个事。”薄景升没有再和郑富强客套,单刀直入道:“有个小子,和我犯冲,他呢,估计近有点事要求你办,你帮我注意着点。当然了,这事我是不会忘记的。”  郑富强愣了愣,没想到薄景升一点迂回没有,心里腹诽道:真把自己当老领导了,装什么大头蒜?  也不说愿不愿意,郑富强含糊道:  “是谁那么不开眼,得罪老领导了啊?”  “也说不上得不得罪,只是那小子有点不知天高地厚。”薄景升淡淡道,“他叫许开光,铜城大学的一个学生,不知深浅想创业,近或许会来你这儿办张营业执照,卡卡他就行了。”  许开光?铜城大学?郑富强记性再不好也不至于忘记前两天就见过且留下了印象的人。  那人不是和张朝阳一家关系匪浅吗?怎么得罪了薄景升。  心中一动,郑富强小心翼翼道:“一个学生?他是什么背景啊,敢得罪老领导?”  “没什么背景。”薄景升假装不在乎道,“一个大学生,刚走上社会,眼皮子浅罢了。”  郑富强心里一个咯噔,薄景升不可能不知道许开光和张朝阳有关系,他在撒谎!为什么要撒谎。  郑富强不想往下想了。  真是祸从天降!  见郑富强眼神闪烁,薄景升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在他看来,四少爷的委托应该手到擒来才对,语气稍稍重了一丝:“怎么,老郑,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听到薄景升这句话,郑富强有些犹豫了,两个人都是市委常委,得罪谁都不好,但比起远在天边的张朝阳,薄景升近在眼前!  正在郑富强内心纠结之际,忽然,悦耳的铃声响起了。  二人不由得都呆了呆,郑富强惊喜地发现,响起的是他的电话,对薄景升歉意一笑,他掏出了手机。  希望在这通电话的时间之内他能找到把自己摘出去的方法吧!  薄景升倒无所谓,反正郑富强权衡利弊肯定会同意的。  “喂,我是郑富强,你哪位?”  “你好,我们是市公安局的,请问你是郑惊人的家属吗?”  “我是他父亲。”听到那边是公安局的,郑富强不由咯噔一下,以为郑惊人又在外面惹祸了,“警察同志,我儿子又惹什么祸了。”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有点窃喜,儿子被带到公安局了,他正好能脱身了。  但那一边的反应却和他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电话那段沉默半晌,才沉声道:“就在刚刚,您的儿子和铜城大学文史系一年级八班的郑鸣发生了冲突,我们接到报案的时候,您的儿子已经被打晕在地,昏迷不醒,现在正送往市一院抢救,我们希望……”  警察后面的话郑富强全都没听清楚,他只听到了了儿子被送往医院抢救那一段!霎那间仿佛天旋地转。  他和前妻结婚十年,其实也没有什么感情,要不然也不会前妻走了不过半年,他就勾搭上了李嫣,但对出生农村的他而言,的血脉郑惊人那可是心头宝贝,虽然为这个儿子操碎了心,可乍听到儿子被送往医院抢救的消息,他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打伤我儿子的是谁?郑鸣?铜城大学文史系一年级八班?郑富强用不上一秒钟就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他还参加过这个人的谢师宴!  薄景升本来以为郑富强不过是接个电话,但很快他感觉不对了,郑富强竟然一下子脸色苍白,没了血色,不等他发问,挂了电话的郑富强却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看着他。  薄景升只觉得莫名其妙,皱眉道:“老郑,你到底怎么说?”  “我怎么说?”郑富强惨笑一声,“老领导,你知道吗?就在刚刚,我儿子被送往市一院抢救。”  “抢救?孩子怎么了?”听到这个解释薄景升稍稍放缓了语气,“没事吧?”  “我不知道!也许你该去问问你的好侄子!”郑富强笑得仿佛哭一般,眼中满是怨恨,“问问他到底和我儿子有多大仇,要把他打到进医院抢救!”  “什么?!”薄景升惊呆了,就在薄景升愕然的这点功夫,郑富强招呼不打,拔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虽然看不到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许开光却能看到郑富强一脸愤恨地离开政府大楼。  断开连接,许开光笑了笑。  第二步,成了。  ----------------------------------------------------------------------------------------------------------------------  感谢千人一面的妹子的打赏。  

黑河治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衢州的牛皮癣专科医院
镇江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红尘终相忘1

下一页:美娱1994